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桥上的你。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客观世界都是一样的。然而,不同视野、不同境界的人,眼中的风景却是不同的。如果视野和境界只局限于眼前的苟且,那么看到的注定只是脚下那一块狭窄的泥地,如果真正做到了视野开阔、境界高远,那就能领略山巅壮丽、雄浑的风光。

陶渊明曾隐居南山种豆为生。面对这份艰苦的工作,其他人只看到眼前的拮据和落魄,心中只有对利益的斤斤计较。而陶渊明却展现了不同的视野和境界:他的眼睛不只盯着一寸一厘的利益,而是通过种豆对自然、生命展开思考:他不仅看打到了豆子的生长,更看见了芸芸众生成长中蕴含的规律和奥妙;他关注的不仅仅是身边的豆苗,还有苍翠的南山,淡雅的秋菊,壮美的夕阳;他不局限于为了果腹而忙碌、奔波,而是达到了真正超脱的心境……最终,他领略到了与他人不同的壮丽风景,一首首的田园诗词,名流千古。
为什么陶渊明能够写出一首首名流千古的田园诗词呢?试想如果当时陶渊明在隐居之时只看到眼前的拮据与落魄,那么他现在也不会有如此多流传千古的名句了吧。正是因为他不只盯着一寸一厘的利益,才成就了他田园诗之父的名号。一言以蔽之:不同视野、不同境界的人,眼中的风景却是不同的。
无独有偶。
国难之时,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先生看到自己国家的土地上“一天之内,三易旗帜”,他并没有像腰间别一支枪——烟枪的清兵一般醉生梦死,而是在苦难中以开阔的视野看到了教育之于一个国家的重要,于是他开办南开大学,在南开迁至昆明三校合并办学称西南联大之时,外面炮火纷飞,张校长敲着手杖对所有学子大声疾呼——『国不亡,有我』以让人敬仰的高远境界毅然承担起“教育救国,教育学子救国”的重担,也许很多的人看到的都是炮火中国家民族的息微,可是张伯苓校长看到的是这个民族必然强大与复兴的未来。
凡是有着不同境界和不同眼光的人,看到的东西大多也不同。正是张伯苓校长在中国的为难关头看到了这个民族必然强大与复兴的未来,才成就了他中国著名教育家的美誉。
无数的事例证明,不同视野、不同境界的人,眼中的风景却是不同的。
Last modification:July 15th, 2020 at 11:29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