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〇则 延名师训子弟,入名山习举止,丐名士代捉刀,三者都无是处。

将成功与否归结在外界环境上,就已经失败了。

请有名望的老师,赴名山学习,乞求知名文人代写文章,其目的都是在手虚名,而这些在手虚名的行为,现在还少么?小到手机非果不用,鞋子非AJ不穿,大到那些某音某手某红书上的所谓“名媛”,现代社会对虚名的追求比明清时期犹有过之。而这种求取虚名的表现,本质上其实就是无意义的攀比。我们常常批判学生之间的内卷,而这又何尝不是“内卷”呢?只不过这种内卷,比学生之间的更夸张、更致命。我们可以观察下周围爷爷奶奶辈的生活习惯,绝大多数都是秉持着物尽其用的原则,带有浓浓的实用主义气质。而这一切,都是由他们生活的年代——中国物资最匮乏的时期决定的。在那个年代,很多人没有甚至见都没见过现在我们习以为常的各类高档产品。难道我们国家富强了,生活优渥了,反而滋生出这么多不伦不类的陋习么?

况且,在当下这个大的时代,高考难度并没有将除了天才以外的其他人拒之门外,一个正常学生凭借自己的努力又不是不能拿到一个好的成绩。而请名师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无非是讲知识,讲题,讲套路,但这些东西难道都不应该是自己钻研的么?再退一步讲,就算那些学生通过这种方式通过了高考,进入了理想的大学之后呢?高考考察的其实就是学习能力,而学习能力也正是在工作中最需要的能力,不是事事都有人帮忙研究好了后喂给你的我们终究会有自己面对问题的那一天,而那些借助“名师”手段逃脱了这一关的人呢?他们只能在工作、在社会中去学习这些能力了。只不过,在社会中学习的代价要比在学校中大的多。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也能明白为什么国家要大力推行所谓“双减”了。在“双减”前的高考,比拼的不是谁的思考,学习能力更强,而是比较谁的名师课上的多,谁的“大招”背的多。而那些“名师课”,“大招”可不是免费的,很多都价格不菲,而正是这些价格不菲的“奢侈品”,将原来一视同仁的高考大道重新筑上了一道对穷人的墙,“寒门再难出贵子”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而现在呢?在“双减”的大潮流下,2022年高考的命题方向已经对“思考”作出了明显的偏转,我们虽不能保证没有任何“名师”、“套路”的出现,但国家已经尽其所能,努力去将已经偏航的教育体系拉回来,重筑高考的金字招牌。

最后修改:2022 年 09 月 19 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